《战狼2》票房全球满斩!现实中男性为“硬汉”形象承受了多少委屈?

来源: 回归神首杂志浏览数:4 

《战狼2》票房已逾50亿,超越《泰坦尼克号》跃居全球第一。国魂军威,荷枪实弹,飙着国产坦克大玩漂移,再惊险的镜头都不用替身……在这个花美男、小鲜肉堆屏的中性时代,吴京这一次血气方刚的重拳回归,着实让看客们过了一把阳刚瘾。



然而,现实生活中,男性和女性一样,同样要面临中性时代的性别错位与尴尬。一方面男人从小背负着“顶天立地”“男儿当自强”的天经地义;另一方面又要在家庭角色中放下传统的主导地位,大度体贴,一旦分寸不当,便显得野蛮或软弱——武志红有经典论断:“在中国,男性在家中的地位往往很低,爸爸(公公)宛若隐形人。”物质时代,谁都不易!也难怪《我的前半生》里雷佳音一脸纠结自责,把劈腿男演得欲恨不能,受欢迎程度甚至堪比男一。



真正的男子气慨,是一种内在的深沉气质——骑士精神与绅士风度的完美融合。现实中,男性究竟要怎样驾驭性别角色,才能获取更多的尊严、勇气、责任与归属感?从世界灵性巨著《博伽梵歌》的古训说起。

超越躯体化的性别概念



在奉爱瑜伽哲学中,《博伽梵歌》(Bhagavad-gita )告诉我们,所有的人,无论男女,都有一个身份,超越了这个临时躯体化的角色。这永久的身份叫“atma”,灵性的灵魂。灵魂不生不灭,躯体更替的过程则如旧衣换新袍——轮回。因此,《博伽梵歌》以超越物质躯体化的概念,教导我们如何作为男人或女人活出我们的社会责任,同时保持我们与至尊人格神首奎师那Krishna)的关系。


当人尽其所能来服务神,他需要控制感官和履行职责,这带出了他的尊贵的阳刚之气;同时,灵性修习让人变得柔软,富有同情心。通过崇拜神、服务灵性导师,一个人会更加柔和细腻。


要认识灵魂,必须了解至尊灵魂,人格神首奎师那。至尊神,或称至尊生物,包括男性和女性两方面,但他是最终的享受者,在梵文中被称为"purusa",或“男性”。在人类社会中,男性和女性都寻求主导地位,每个人都努力成为享受者,但在绝对意义上,一个凡人永远不能成为享乐者。我们都是受支配的。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总是在物质能量的控制下,即使我们摆脱了生死轮回,也要接受神永恒的爱的最高管辖。所以当一个人明白他不是至尊享乐者,就可以卸下假我的重负。


《博伽梵歌》中,奎师那训示伟大武士阿诸那


这不只是理论。全然投入于神觉,能满足人勇武的气概,也让他柔情的一面得到充分的表达。这样完美的和谐在所有富有灵性哲学的圣人身上都能看到。


圣人的男子气慨



以圣人为例。1965年,灵性宗师圣恩A.C·巴克提维丹塔·斯瓦米·帕布帕德His Divine Grace A.C·Bhaktivedanta Swami Prabhupada Srila Prabhupada)以极大的勇气来到美国,几乎身无分文,一无所托。他以决绝之心在纽约开始了奎师那知觉运动。圣帕布帕德的运动在全世界蓬勃展开,他就像战场上的将军指挥着人员和物资,从来不会为传道使命中的各种阻碍而退却。




另一方面,见过圣帕布帕德的人都对的他天真温柔印象深刻,他总是能找出时间和孩子们聊天,给他的门徒和朋友以医学和家庭方面的指导,他也能停下来欣赏花草。一次圣帕布帕德对一位即将去孟加拉传道的门徒说:“去吧,以英国人的勇气和孟加拉母亲的同情心。”




有人也许会说达到完美的圣人的境界就和达到完美的阳刚形象一样难以企及,让人颇有压力。诚然,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达到圣人的高度。但是帕布帕德鼓励所有人,接受神觉是简单而崇高的,这将唤醒我们原本的天性。想要成为至尊男性是不自然的,我们取得的任何成功都是短暂的,但是对灵性生活的追求是自然的,之中的收获也永远不会失去。


当人尽其所能来服务神,他需要控制感官和履行职责,这带出了他的尊贵的阳刚之气;同时,灵性修习让人变得柔软,富有同情心。通过崇拜神、服务灵性导师,一个人会更加柔和细腻。


“神觉”不是天方夜谭



灵性生活不是模式化的,对于一个有神觉的人来说,有很多角色可以去扮演。在伟大圣人如耶稣基督和主佛陀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这种极致:既有一个传道者的英雄大义;面对迫害又有母亲般的仁爱宽和,给苦难的灵魂以保护。也有很多圣人的例子,他们承担起了不同世俗的角色,比如韦达时代的国王或者普通劳动者,在业报瑜伽(在奎师那知觉中活动)中以他们工作的成果来服务至尊神。韦达社会体系提供了四社会阶层与四灵性阶段制度,借此,男性或女性都可以用他或她的天赋在灵性导师的指导下来服务神。


(从事派书服务的奉献者)


只要把神放在生活的中心,要像好莱坞硬汉一样阳刚和害怕被叫做“窝囊废”的压力就明显减小。和有神觉的人联谊,他们不会催促我们去成为享乐者,而对我们施加奇怪的压力。如果我们自己有神觉,就算物质世界的一些人要求我们变得更有“男人味”,我们也不会受其打扰了。



在韦达巨作《圣典博伽瓦谭》(Srimad-Bhagavatam)中有一个故事,一个国王捉弄了伟大圣人佳德·巴拉塔Jada Bharata)。国王没有意识到佳德·巴拉塔的灵性地位,把他当轿夫差遣。在为国王抬轿的时候,因为不愿意踩到蚂蚁,圣人步伐不稳,颠了国王。国王指责他:“怎么回事?你身体这么弱?” 佳德·巴拉塔回答道:


我亲爱的国王和英雄,无论你如何嘲讽,这都没错……您说我弱不禁风,这些话恰恰出自那些不能分辨躯体和灵魂的人之口。躯体可胖可瘦,但是有学识的人不该对一个灵魂说这样的话……就灵性灵魂而言,我不胖也不瘦,所以您说我不结实也没错。而且,如果这个旅程的对象和路径与我有关的话, 我就会有很多麻烦,但因为它们与我无关,而是与我的躯体有关,所以我本人没有丝毫麻烦。

——(《圣典博伽瓦谭》5.10.9)


如果一个人不想做出极大地努力投入到灵性生活中,哪怕一点点的灵性理解也能给他安慰。如果他开始了解灵魂,他会知道他不是一个男人或女人,而是至尊神永恒的仆人。只要我们时常冥想这一永恒身份,也能得到莫大的宽慰,而对这虚幻的物质世界中虚幻的角色所施加的重重压力淡然视之。